BACK
首页 > 典藏溯源 > 资讯内容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

2021-01-30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1)

金陵博物馆【古籍善本】鉴赏

(清)杭世骏 撰 武林理安寺志 八卷

年代: 清光绪间刻本

形式: 5册

尺寸: 11.8×17.3 cm. 4 5/8×6 3/4 in.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2)

▲金陵博物馆藏品•武林理安寺志


武林,旧时杭州的别称,以武林山得名。

理安寺位于浙江杭州南山,五代伏虎逢禅师创建,原名法雨寺,宋理宗时改名理安寺。明弘治四年(1491)龙井山洪水暴发,寺遭废。万历年间,法雨大师重建。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发愿重建。佛寺位于九溪十八涧中,而四绕之峰峦,风景殊胜。

金陵博物馆收藏的《武林理安寺志》是书牌记镌“光绪戊寅嘉平上/澣衡阳彭玉麟署首”,有《理安寺图》一幅,内分八门:恩宠、梵宇、山水、田亩、禅宗、规约、著述、艺文,体例严谨。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3)

▲武林理安寺(图:西湖风景名胜区)


01.深山藏古寺


理安寺,古称“涌泉禅院”,因寺内有著名的“法雨泉”,故取名为“法雨寺”。五代时期,高僧伏虎志逢禅师(909-985)曾栖居此地,吴越王为其建寺,赐予紫衣,据说,当时五云山多虎,志逢常常拿着大扇子乞钱买肉喂虎。久而久之,傍晚每当他还山时,便有虎相迎,故世称“伏虎禅师”,又号“大扇和尚”。志逢禅师对于西湖的佛教事业贡献巨大。真际寺、云栖寺、灵峰寺均由其所开,并创办华严道场。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4)

▲武林理安寺伏虎志逢禅师

(图:西湖风景名胜区)


相传宋理宗曾来寺进香祈福国泰民安,改寺名为“理安”。后寺因山洪暴发而毁。明万历年间,经僧人契灵清理、发掘旧址,寺院逐步恢复并有了一定的规模。当时杭州文人中的一批居士还在此结成“澹社”,经常前来聚会,默坐参禅。


入清后,理安寺一度因社会动荡、寺产微薄而陷入困境。理安寺住持越鉴禅师入城化缘不幸圆寂,时年50岁。讣告传到京师,时柏林寺方丈的迦陵和尚闻讯,哭奠极为哀伤。雍亲王胤禛幸临柏林寺,闻之此事后,感念理安寺为选佛胜场,胤禛便以为父皇康熙帝六十大寿祝寿之由兴愿重修理安寺。


  关于这段历史,《理安寺志》这样记载:


“壬辰(康熙五十一年)岁大侵,越鉴彻禅师入城乞食,馁死于万安桥下。讣至京师,时迦陵音禅师住持柏林寺,为位而哭,甚哀。世宗宪皇帝龙潜雍邸,适幸柏林,询之其故,念理安为选佛胜场,兴愿重修,以祝延万寿。命僧越宗赉帑金至寺中,撤其殿材而新之。又命僧成鉴为置山六百余亩,斋田二百亩。鸠工于癸巳(康熙五十二年),落成于乙未(康熙五十四年)。奏闻圣祖仁皇帝,御赐匾额对联,命僧性音来主方丈。由是琳宫贝宇、藻耀山阿,永为皇家祝厘之地,扶万祀而不倾矣!”


乾隆帝南巡时也多次亲临理安寺,御题佛殿正中央之额曰:“树最胜幢”,御制《游理安寺》诗:“路尽九溪十八涧,境奇三竺两高峰。香台听讲来驯鸽,静室安禅制毒龙。法雨淙常空色相,岩花放不论春冬。归鞭却恐留清恋,倩取白云一片封。”寺院因此达到全盛。


后至抗日战争时期,寺宇建筑毁坏。直至2003年,寺庙重建,重新面世的“理安寺”错落有致,情趣依然,禅味悠长,泉、亭、山、林相得益彰,有着“深山藏古寺”的幽僻意境。漫步于此,拾级而上,穿过珍稀的楠木林,便可领略这里清幽秀丽的自然景观和内涵丰富的人文景观。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5)

▲理安寺法雨亭,也是赏桂的好地方

(图:西湖风景名胜区)


今天,很多杭州人到理安寺不仅可以品龙井茶,更多的人是去接泉水。在寺院法雨亭的侧方有一口大方井,井里流动的泉水即是法雨泉,泉水自岩壁间滴落,老杭州人常常千里迢迢来到理安寺,只为求得法雨泉。如今,西湖边的湖畔居茶楼用的就是法雨泉水。


法雨,也是佛教用语,常用来比喻佛法普度众生,如雨之润泽万物,故称法雨。《法华经·化城喻品》:“普雨大法雨,度无量众生。”


理安寺还是赏桂的好地方,寺院深藏西湖群山,位置在九溪的尽头,极少有人涉足,特别安静。寺内有几颗老桂花树,时节一到满院飘香,内设茶座,消费也不高,坐在法雨泉的亭子边,听钟声敲响,喝着龙井茶,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02.杭世骏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6)



▲清 杭世骏


杭世骏(1695—1773),清代经学家、史学家、文学家、藏书家。字大宗,号堇浦,别号智光居士、秦亭老民、春水老人、阿骏,室名道古堂,杭州人。


雍正二年(1724)举人,乾隆元年(1736)举鸿博,授编修,官御史。乾隆八年(1743),因上疏言事,遭帝诘问,革职后以奉养老母和攻读著述为事。乾隆十六年(1751)得以平反,官复原职。晚年主讲广东粤秀和江苏扬州两书院。


杭世骏一生勤于学术,诗歌写作也是是闻名于世。大思想家、杭州人龚自珍对杭世骏的诗歌有独到的见解,有诗评为“语汗漫而瑰丽,画萧寥而粗疏,诗平淡而倔强。”另外,龚自珍对杭世骏评价也很高,曾专门为杭世骏作《杭大宗逸事状》,刻画其形象神采奕奕,光彩照人。


杭世骏实精于史,曾建道古堂、补史亭,著述颇丰,多达几百卷,其中有《诸史然疑》《史记考证》《两汉书疏证》《三国志补注》《晋书补传赞》《北史搴稂》等书,并补纂《金史》。


他在朝内时,曾从《永乐大典》中抄辑《宋元来诸儒礼记说》数百卷,以续宋人卫正叔书。可惜现存者不多。另有《道古堂文集》48卷、《道古堂诗集》26卷、《石经考异》《续方言》《榕城诗话》《两浙经籍志》《历代艺文志》《经史质疑》《文选课虚》《榕桂堂集》等。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7)

▲金陵博物馆藏品•武林理安寺志


雍正二年(1724)进士,由浙江总督程元章推荐,乾隆初召试博学鸿词科,授编修。校刊武英殿《十三经》、《二十四史》诸书,纂修《三礼义疏》后,改任御史。


因上书陈言“朝廷用人,宜泯满汉之见”,乾隆不悦,被罢归故里,遂潜心于文学和著述。于经、史、词章等学,无不贯通。人称自黄宗羲后,以全祖望、杭世骏为经、史学大师。于学无不贯通,所藏书拥榻积几,藏书10万卷。王瞿序《道古堂集》曰:“堇浦于学无所不贯,所藏书拥榻积几,不下十万卷。堇浦枕藉其中,目睇手纂,几忘晷夕。


在被罢免后,还有一个故事:乾隆南巡到杭州,杭世骏也被要求参与迎驾。乾隆见了他问道:“你靠什么生活?”杭世骏答道:“臣世骏开旧货摊。”乾隆不懂,问道:“什么叫开旧货摊?”杭世骏解释道:“把买来的废铜烂铁陈列在地上卖掉。”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摆地摊。乾隆听了哈哈大笑,马上挥笔写了“买卖废铜烂铁”六个大字赐他。皇帝金口玉言,杭世骏只好去摆地摊买卖废铜烂铁。


被罢官回家后,与“振绮堂”、“飞鸿堂”、“知不足斋”等藏书之家,互抄所无。建有藏书楼名“道古堂”、“补史亭”,藏书、著述其中。“凡有关涉中州文献者,悉置其处”。所著目录学著作有《续经籍考》《两浙经籍志》《历代艺文志》,阅书15000种有奇。藏书印有“堇浦校定”、“春水老人”等。著有《石经考异》《续礼记集说》《诸史然疑》《续方言》《两汉书蒙拾》《三国志补注》《溶城诗话》《金史补》《词科掌录》《道古堂诗文集》等。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8)

▲金陵博物馆藏品•武林理安寺志



03.《武林理安寺志》的版本及价值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9)

金陵博物馆藏品•武林理安寺志




金陵博物馆收藏的《武林理安寺志》由释实月修、杭世骏撰的《理安寺志》,被学术界认为具有较高的文献价值。曾任浙江学政李因培序称此志:“《志》之作也,凡梵宇之成亏、山水之形胜、禅宗之正别、疆亩之至到,与夫高流素侣裁诗选胜之迹,州次部居,纪载翔实,而胪三朝之恩宠以冠于前。”


理安寺历史上多次编纂寺志之举,例如:


一、明万历间法雨辑《理安寺纪》四卷


法雨,即如嵩(1569—1636),俗姓戴,更名仲光,又名受记,字佛石,号法雨、佛石山人。其所辑寺纪,板毁已佚。杭本《理安寺志》卷七《著述》著录,云:法雨大师缉,板毁。乾隆戊寅,住持实月重刊。”实月(即智朗月禅师)序亦云:“隆、万间,法雨大师一伞一钵入涧中,与蛇虎处者数十载,再成丛席,著有《寺纪》四卷,盖香界之缘起,知识之化迹,无不毕载者。然岁久板毁,世不及见。” 


二、清康熙间迦陵音编《理安寺志》六卷


杭本实月序:“而至迦陵老人……思尽涓埃,表彰圣德,与名山不朽,再著《寺志》六卷。然脱稿未就,携返瞻云,即遭祝融劫去。”


迦陵对自己曾经接受临济衣钵的杭州理安寺有着特殊的感情,可以说理安寺的再度兴盛有着他不可磨灭的功德。据《理安寺志》记载:“理安寺缘始有唐绝续之关,绵延迄今约有三变:伏虎开山一也;法雨鼎建二也;迦陵荷两朝不世之遇,法域宏开,恩高叠沛三也。”


按迦陵音为理安寺第十八次住持。据此序其临终遗言:“法南胜公曾致书老僧,请作《理安寺志》,今已矣,汝其识之。”其撰志出于第二十二次住持法南胜禅师(法名实胜,临济三十五代)所请。惜尚未定稿,而多年心血,毁于一火。


三、清乾隆间丁敬初编本(未完成)


杭本实月序云:“甲戌夏……爰录陈文,遍寻故实,得稿若干。复由不解属文,送龙泓丁处士编辑,而龙泓复不戒于火,屋庐焦土,诸稿尽失。”


按“龙泓丁处士”即著名篆刻家丁敬(1695—1765),字敬身,号钝丁,又号龙泓山人,钱塘人。乾隆二十一年(1756)二月前后,丁氏邻居失火,殃及丁家,所有图书字画化为灰烬,其中就包括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智朗月辛苦搜辑交与他的寺志素材,故尚未及成书。


四、清乾隆二十五年杭世骏撰《理安寺志》八卷

杭世骏自序云:“智朗上人承诸尊宿之后,节缩衣食,誓发宏愿,欲以世出世间之文字,成佛法之金汤,礼币及门,请余秉笔。小友周进士辰告、汤孝廉韡斋为余撰《长编》。芟薙繁冗,别为八门,厘然完备。”实月序亦云:“丙子春,因萼棠汤孝廉得识堇浦杭太史,承为不请友,操觚是任,再事搜寻,远陟匡阜,而舟过鄱阳,滨覆者数次,所得之稿,不敌前之六七。”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赏桂花品龙井 读《武林理安寺志》(图10)

金陵博物馆藏品•武林理安寺志


《理安寺志》共分八门(恩宠、梵宇、山水、田亩、禅宗、规约、著述、艺文),对理安寺的沿革历史、建筑形制、地理风貌、经济来源、历代祖师、管理规范、历代著述、题咏诗文等,都有详尽记载,作为唯一一部专门记载理安寺近千年来沧桑变迁的历史文献,成为研究理安寺明清两代佛教史乃至杭州佛教史的珍贵资料。具体说,此书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寺史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寺志保存了理安寺历史的第一手资料。理安寺志几度兴衰,《理安寺志》详载其寺史,也成为研究寺院生存发展史的重要材料。


二、研究寺院经济史的稀见材料:寺院的创新与承继,经济基础是根本。寺志卷四《田亩》一门详细记录支持理安寺僧众生存的山产田产等情况,并明载其来源,是非常重要的寺院经济史资料。比如这部寺志详细记录了理安寺产权下的每一块山、田、地、荡位置、编号、面积及主持购置者;寺庙斋田和山石之来源;“当事禁约”等有关寺田的政府规定等内容也给后人留下了详细资料。


三、研究寺院制度和规约的重要材料。理安寺向以戒律著称,寺志中专立《规约》一门,从中可以考察其条教宗风,是研究寺院制度和规约的重要资料。


四、文献校勘和辑补的宝贵资料。《理安寺志》《梵宇》《山水》《艺文》三卷,都收录了大量诗文,有关于僧众与居士往来唱和的诗句,可研究僧侣与世俗的交游,也有对理安寺风景建筑题咏诗文,是重要的旅游和建筑文献,还有大量僧人著述,如释宽悦《夏日过访法雨大师》、释洪恩《题涧中却赠》、释通润《久别过访佛石大师》,可作为考察僧人文学艺术的材料。其中还有不少颇具文献价值。


 

参考资料
部分素材源于网络

《武林理安寺志》及其文献价值浅论

韩山师范学院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汕头市潮阳区城南中学 周录祥/李钰燕


  

End









关注《金陵博物馆》公众号/抖音

在艺术氛围中发现更多美好

万件历史古物,从百元到百万,一次让您看过瘾!


/长按二维码关注/



责任编辑 / 老马

 排版设计 / 彤

藏品:金陵博物馆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网络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大宋文鉴》——盖自古类书未有善于此(图11)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4)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5)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6)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7)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