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页 > 典藏溯源 > 资讯内容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

2021-02-27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1)

金陵博物馆【古籍善本】鉴赏

(清)释超乾 凤皇山圣果寺志 一卷

年代: 清光绪七年(1881)泉唐丁氏刻本

形式: 1

尺寸: 11.7×17 cm. 4 5/8×6 3/4 in.



登高见山水,身在水中央。

下视楼台处,空多树木苍。

浮云连海气,落日动湖光。

偶坐吹横笛,残声入富阳。

 

这是王安石游杭州圣果寺后写的一首诗。圣果寺又名胜果寺,原称崇圣寺,位于杭州凤凰山上,始建于唐乾宁间,南宋王朝南迁至临安,此处被划作殿司衙。后被毁,明洪武年间重建。留存古物颇多,有西方三圣浮雕、十八罗汉造像,宋高宗赵构手书“忠实”两字题刻,另有凤凰池、放光岩以及赏月佳景月岩等名胜。

 

释超乾编辑的《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卷首收《圣果寺图》一幅,正文分山、门、顶、佛堂、碑等目,辑杭州凤凰山圣果寺历代石刻诗词文字。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2)

金陵博物馆藏品•凤皇山圣果寺志 一卷






01.凤凰山的前世今生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3) 

 清代《南巡盛典》中的“凤凰山”版画

 

凤凰山,在杭州市主城区的西南面。主峰海拔178米,北近西湖,南接江滨,形若飞凤,故名。隋唐在此肇建州治。五代吴越国将杭州设为国都,筑子城。南宋在凤凰山麓建造皇城(东起凤山门,西至凤凰山西麓,南起苕帚湾,北至万松岭,方圆4.5公里。

 

凤凰山是一块风水宝地, 隋文帝开皇九年(589)改钱唐郡为杭州,两年后的开皇十一年(591)杨素将杭州州治迁移到柳浦西(即凤凰山下),唐朝时沿袭隋朝州治,吴越国钱镠的王城也建在此地,北宋时期,这里就是杭州州治的所在地。 所以,六百年间凤凰山麓一带都是当地最高官署府衙的处所。

 

凤凰山是一块风水宝地,以至于让南宋的皇帝们都喜欢在此安居,北宋《祥符图经》曾说,凤凰山正南“下瞰大江,直望海门”。这是自然地理,也是自然形势,“下瞰大江”意味着三面而围、两翼展开、一面向阳正对钱塘江的凤凰山,天生就是一个宜居养生和就近泊船航渡的绝佳之地。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4)

▲圣果寺图。释超乾《凤凰山圣果寺志》,清光绪七年(1881)钱塘丁氏刊本

 

圣果寺是凤凰山最古老的皇家寺院,始建于隋开皇二年(582),初建时以此山景胜,颇多寺僧,故名“胜果寺”。

 

《凤凰山圣果寺志》里有解释,胜果寺,是说“胜果者,寺山景胜,梵宇僧集,故名。”唐昭宗乾宁年间(894-898),无著文喜禅师在此枯坐多时,寂定之中忽有祥光闪现。禅师遂于原址重建禅寺,改原名为“圣果寺”。 

 

公元1034-1038年,宋代,一位叫惠然的僧人,来圣果寺建了个塔。没过几年,公元1048年,宋仁宗为这座塔赐额叫“崇圣”,就是崇圣塔,毕竟是“皇室认定”,所以也有很多人叫这里“崇圣寺”。    

 

南宋高宗定都临安后,此地已然划入皇宫后苑,属于宫禁之地,一般僧俗未经许可,是无缘来此的。公元1147年,圣果寺被改成殿司衙,是南宋禁苑,皇宫御林军就驻扎在这里。宋高宗赵构大笔一挥,写了“忠实”两个大字,至今还好好的,字迹清晰可见。孝宗淳熙十三年(1186),重建圣果寺,直到宋亡时寺毁。之后历代屡建屡毁,如今地面建筑已是荡然无存。

 

今日所见关于胜果寺的最早记录为南宋著述。南宋文人施谔所著《淳佑临安志》卷八曰:“(凤凰)山上旧有圣果院,今废。侧有梵天院。”稍后,南宋文人官员潜说友(1216~1277)《咸淳临安志》卷二十二说:“(凤凰山)山上有圣果院,今徙。侧有梵天院。”同书卷七十六又说:“圣果寺,在包家山。旧在凤凰山之右,钱氏建……(南宋)中兴后以其地为殿前司寺,徙今处。……石佛,梁开平四年(910)钱氏镌弥陀、观音、势至三佛於石上。蒋之奇(1031~1104)诗曰:岿然三石佛,若在嘉州岸。

 

明嘉靖倭寇入侵被焚,后由僧正因重建。旧有巨钟,钟声可达数十里。天启年间(1621~1627)毁圮。清初寺院逐渐恢复,乾隆三十二年(1767)高宗弘历题“江湖广览”、“澄观堂”两匾额。该寺整体建筑毁于清咸丰时,至1937年日军侵杭后尚有房10余间,有僧妙慈住持其中。1958年仁善法师去江西云居山修持,寺遂湮没。 




02.文人与圣果寺

圣果寺,在历史的长河中,不只是代表皇家寺院的威严,更让很多文学大家因为它留下了很多经典诗词,文章开篇王安石的代表作只是其中之一。

 

王阳明当年逃难也居住过圣果寺。

 

唐末有名的诗僧处默,以诗词“盖章”圣果寺的美景,说“路自中峰上,盘回出薜萝。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古木丛青霭,遥天浸白波。下方城郭近,钟磬接笙歌。”

 

公元910年,吴越王钱镠上了凤凰山,逛完圣果寺,在寺左面的石壁上,选中了地方,让人镌了三石佛及十八石罗汉像,古迹至今仍在。

 

1767年,乾隆南巡时也来过,在圣果寺题了两块匾额,“江湖广览”、“澄观堂”,说这里“半岭妙鬟垂,翠微初上;曲江毫相印,渌净平铺。”

 

唐朝白居易有一首诗《九日思杭州旧游,寄周判官及诸客》说:忽忆郡南山顶上,昔时同醉是今辰。笙歌委曲声延耳,金翠动摇光照身。风景不随宫相去,欢娱应逐使君新。江山宾客皆如旧,唯是当筵换主人。

 

唐穆宗长庆二年至四年(822-824),白居易在杭州任太守,这首诗是他后来写的,怀念在杭州为官时过重阳节的情景,这郡南山顶上,指的就是凤凰山上。他著名的《江南忆》则说:“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当时杭州州治官衙就在凤凰山下,州治内的“郡亭”毗邻钱塘江畔,所以“枕上看潮头”是完全有可能的。而诗中讲到的“山寺”相距州治“郡亭”应当不会太远,很有可能指的就是圣果寺(当时还叫胜果寺)。 

 

日本明代高濂撰.野间三竹画.1667年跋写本《四时幽赏录》为题材的诗画集也用整本书来描述杭州四季景色,把当时杭州人在四季应做闲事列叙了出来。在秋时幽赏里就写了:满家巷赏桂花,胜果寺望月。

 

此本为日本书写彩绘本,内容如下:

《胜果寺月岩望月》

 

胜果寺左,山有石壁削立,中穿一窦,圆若镜然。中秋月满,与隙相射,自窦中望之,光如合壁。秋时当与诗朋酒友,赓和清赏,更听万壑江声,满空海色,自得一种世外玩月意味。左为故宋御教 ,亲军护卫之所,大内要地,今作荒凉僻境矣!何如镜隙,阴晴常满,万古不亏,区区兴废,尽入此石目中,人世搬弄,窃为冷眼偷笑。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5)

▲金陵博物馆藏品•凤皇山圣果寺志 一卷



03.圣果寺到底有多大?


在释超乾编辑的《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卷中,可以看到圣果寺山、门、顶、佛堂、碑等资料。

 

根据杭州都市报报道,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显示,从2018年9月到2019年3月,发掘500多平方米;2019年3月到12月31日,发掘近1500平方米。连参加考古的队员都感慨:“圣果寺怎么这么大、这么宏伟!”

 

圣果寺到底有多大?根据资料显示,圣果寺寺院范围“东至笤帚湾大街,南至月岩山冈、钱塘县界,西自慈云岭上、钱塘山界直至北一带山砧。北至本隅四图、孔子书院及官山届。寺产方圆二里许”。根据文献内容推算,寺产面积约为300多万平方米,相当于是南宋皇城的五六倍!

 

据文献记载,圣果寺的正殿,在忠实亭的左面,“坐辛朝乙”,即坐西北朝东南。在考古挖掘中,找到了台基、柱础、墙基、道路、庭院等遗迹,的确就在“忠实”左面不远处,朝向和正殿方向垂直。”

 

在圣果寺的考古中,出土遗物里发现了零星玉璧底碗等唐代遗物,因此,不排除遗址早到唐或者年代更早的可能,这与文献记载的寺院“始建于隋”相互印证。   

 

另外出土的,很多都是建筑构件,比如滴水、瓦当、筒瓦、花砖等,很多纹样都蛮好看,比如飞鸟、梅花等。青花也很多,有年号款、朝代款、吉语款、赞颂款,比如“长命富贵”“福寿康宁”“慎友珍玩”等。

 

今天,不管从考古还是文化挖掘,对圣果寺的研究,可以进一步了解杭州古代佛教及文化发展概况,在很多的学术研究中,由释超乾编辑的《凤皇山圣果寺志》是被引用最多的资料,也成为研究圣果寺及当地文化发展的重要史料。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凤皇山圣果寺志:一座消失的千年皇家寺院(图6)

▲金陵博物馆藏品•凤皇山圣果寺志 一卷 


END


责任编辑 / 老马


藏品:金陵博物馆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网络




关注《金陵博物馆》公众号/抖音

在艺术氛围中发现更多美好

万件历史古物,从百元到百万,一次让您看过瘾!


/长按二维码关注/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慧山记:三百年薪火相传终成传世佳作 (图17)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慧山记:三百年薪火相传终成传世佳作 (图18)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 慧山记:三百年薪火相传终成传世佳作 (图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