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首页 > 典藏溯源 > 资讯内容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

2021-08-17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

   ▲方册本永乐南藏

明代永乐南藏

年代:明

形式:127册 线装 竹纸

尺寸: 29×30cm.



不可替代的《永乐南藏》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2)

▲方册本永乐南藏


《永乐南藏》是佛教大藏经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藏经,内容较宋元藏经多近一倍,在佛教文献学和大藏经编纂研究方面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


《永乐南藏》,又名《再刻南藏》、《南藏》,官版。明成祖敕令雕印。始刻于明成祖永乐十年(1412),完成于永乐十五年(1417)。参与者有居敬、善启等。刻藏的地点和经版收藏处在南京大报恩寺。此藏至明末清初仍在印行。


《永乐南藏》是在《洪武南藏》所收典籍的基础上,重新分类,并略有增删编成的。在《永乐南藏》以前刊行的各版《大藏经》(包括《洪武南藏》),都是在《开元释教录略出》所收入藏经的基础上,增补《略出》未收和《略出》以后新译的佛经,以及新编入藏的中国佛教撰著而成的。而《略出》的分类法则是先分"乘"(大、小乘),再分"藏"(经、律、论)。

新编入藏的佛经和著述,又在《略出》所收典籍之后,交叉杂编,凌乱无序。《永乐南藏》对之作了重大的改革。

 

它参照《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先分"藏",再分"乘"的分类法,对藏经的编排次序作了大的调整。全藏总计六百三十六函(函号为"天"至"石"),收经一千六百十部(据《南藏》目录,一说实际有一千六百十四部)六千三百三十一卷。其结构为:

(一)大乘经,二百四函(函号为"天"至"贤")五百三十三部。

 

(二)小乘经,四十六函(函号为"克"至"当")二百四十三部。

 

(三)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三十七函(函号为"竭"至"安")三百部。

 

(四)西土圣贤撰集(并附密典补遗),十九函(函号为"定"至"优")一百五十部。

 

(五)大乘律,五函(函号为"登"至"从")二十六部。

 

(六)小乘律,五十函(函号为"政"至"交")五十八部。

 

(七)大乘论,五十函(函号为"友"至"华")九十一部。

 

(八)小乘论,七十四函(函号为"夏"至"漆")三十七部。

 

(九)续入藏诸论,五函(函号为"书"至"罗")二十三部。

 

(十)此方撰述,一百四十六函(函号为"将"至"石")一百五十三部。

 

其中,删去了《洪武南藏》中的《药师功德经》(藏文)、《百法论疏》、《嘉泰普灯录》等,增收了《密咒圆因往生集》、《护法论》、《圆觉经略疏注》、《般若心经集注》等。据考证,最初刻成的是前六百二十八函(函号为"天"至"塞"),后八函(函号为"鸡"至"石")是在印刷过程中陆续补刻的。

 

 


02. 大报恩寺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3)

▲方册本永乐南藏

 

前文有提到,明成祖敕令雕印。始刻于明成祖永乐十年(1412),完成于永乐十五年(1417)。参与者有居敬、善启等。

 

刻藏的地点和经版收藏处在南京大报恩寺。大报恩寺位于南京市秦淮区中华门外,是中国历史上最为悠久的佛教寺庙,其前身是东吴赤乌年间(238─250年)建造的建初寺及阿育王塔,是继洛阳白马寺之后中国的第二座寺庙,也是中国南方建立的第一座佛寺,中国的佛教中心,与灵谷寺、天界寺并称为金陵三大寺,下辖百寺。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4)

▲大报恩寺遗址景区夏景图片来源:大报恩寺遗址景区


大报恩寺是明成祖朱棣为纪念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而建,明永乐十年(1412年)于建初寺原址重建,历时达19年,耗费248.5万两白银,十万军役、民夫。大报恩寺施工极其考究,完全按照皇宫的标准来营建,金碧辉煌,昼夜通明。整个寺院规模极其宏大,有殿阁30多座、僧院148间、廊房118间、经房38间,是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寺院,为百寺之首。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5)

▲大报恩寺图片来源:报恩圣地

 

大报恩寺琉璃宝塔高达78.2米,通体用琉璃烧制,塔内外置长明灯一百四十六盏,自建成至衰毁一直是中国最高的建筑,也是世界建筑史上的奇迹,位列中世纪世界七大奇迹,被当时西方人视为代表中国的标志性建筑,有“中国之大古董,永乐之大窑器”之誉,被称为“天下第一塔”。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6)

▲西方人笔下的中国瓷塔——琉璃塔

图片来源:大报恩寺遗址景区

 

大报恩寺遗址是中国规格最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寺庙遗址 。2008年,从大报恩寺前身的长干寺地宫出土了震惊世界和佛教界的世界唯一一枚“佛顶真骨”、“感应舍利”、“诸圣舍利”以及“七宝阿育王塔”等一大批世界级文物与圣物  。2011年,评为“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3年,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5年底,大报恩寺遗址公园正式开放。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7)

▲图片来源:报恩圣地

 

南京佛教文化之昌盛,在中国各大古都中罕有可比。老南京有句俗语:“出了南门——都是寺”。明代大报恩寺与天界寺、灵谷寺并称为金陵三大寺,其中大报恩寺为三寺之首。南京有着二千年的佛教文化积淀,自古有"南朝四百八十寺"之说,在中国佛教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地位。
当时佛教的十大宗派在寺内都设有讲座,供僧徒任意选修;并雕版印刷了号称"南藏"的大部头佛经六百三十七函五千余卷收藏于寺内。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8)

▲大报恩寺图片来源:报恩圣地

 




03. 各式版本,各有精妙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9)

▲方册本永乐南藏
《永乐南藏》大部分为梵夹本。每版三十行,折成五面,每面六行,每行十七字。但是有少量的方册装或者散页的形式流传下来。金陵博物馆收藏的正是《永乐南藏》方册本,初刻印,装订为线装本,每册约4-6卷,原装原签,木刻刷印提名《释藏》。为非常罕见的大藏经特装本实物。本拍品存册较多,品相完好。目前已知仅有国家图书馆藏有张元济旧藏方册本《永乐南藏》一套。

 

 

 张元济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0)



▲张元济(1867年10月25日-1959年8月14日,享年91岁),

男,字筱斋,号菊生,浙江海盐人。

中国近代杰出的出版家、教育家、爱国实业家。

 

张元济(1867年10月25日-1959年8月14日,享年91岁),男,字筱斋,号菊生,浙江海盐人。中国近代杰出的出版家、教育家、爱国实业家。

出生于名门望族,书香世家。清末中进士,入翰林院任庶吉士,后在总理事务衙门任章京。1902年,张元济进入商务印书馆历任编译所所长、经理、监理、董事长等职。解放后,担任上海文史馆馆长,继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1959年8月14日在上海逝世,享年91岁。


张元济同志一生为中国文化出版事业的发展、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的整理、出版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他主持商务印书馆时期,商务印书馆从一个印书作坊发展成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出版企业;他组织编写的新式教科书风行全国,在中国近现代教育史上具有开创性的意义;他推出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林纾翻译的《茶花女》等大批外国学术、文学名著,产生了广泛深远的影响;他主持影印《四部丛刊》、校印《百衲本二十四史》以及创建东方图书馆,对保存民族文化都有很大的贡献。著有《校史随笔》《中华民族的人格》等。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1)

昔日宝山路上海商务印书馆全景图片来源:浦江纵横  

                                                                                                                                                作者:俞亮鑫  

《永乐南藏》大部分为梵夹本。每版三十行,折成五面,每面六行,每行十七字。但是有少量的方册装或者散页的形式流传下来。《洪武南藏》所用的《碛砂藏》本子上的题记,除少数有关校勘方面的说明在翻刻时被保留下来以外,其余的均被删去了。

 

梵夹 


梵夹亦作"梵荚"。亦作"梵筴"。梵荚装是佛经的一种装帧形式。佛书。佛书以贝叶作书,贝叶重叠,用板木夹两端,以绳穿结,故称。

 

李贺 《送沈亚之歌》:"白藤交穿织书笈,短策齐裁如梵夹。" 

 

王琦 汇解引 唐 杜宝 《大业杂记》:"新翻经本,从外国来,用贝多树叶,形似枇杷叶而厚大,横作行书,约经多少,缀其一边如牒然,今呼为梵夹。"

 

《资治通鉴·唐懿宗咸通三年》:"又于禁中设讲席,自唱经,手录梵夹。" 胡三省 注:"梵夹,贝叶经也;以板夹之,谓之梵夹。"

 

赵翼 《祥符寺》诗:"前朝留梵荚,签轴至今縢。"自注:"寺有宣德中所颁全部藏经。" 

 

俞樾 《茶香室丛钞·宋时西域取经故事》:"北天竺僧天息灾与施护,各持梵筴来献,此宋时取经故事也。"


方册本之妙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2)

▲方册本永乐南藏

 

那么金陵博物馆收藏的方册本《永乐南藏》,最大的优势在哪呢?

 

佛教初传中国,当时中国的书籍虽是简牍、缣帛、纸张同时流通,但已处于纸张逐渐淘汰简牍、缣帛的时期,其装帧形式则大体均为卷轴。

 

由于早期的佛经都是由西域来华的僧人诵出,中国人没有能够接触到西域佛典的装帧形式。因此,所译出的佛典,自然都按照当时汉文书籍的通常方式,制为卷轴。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3)

▲金陵博物馆藏品•磁青卷轴

(唐)般若 译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

 

而西藏不出产贝叶,经典均用纸抄,但装帧仿照梵文佛经,一般均采用梵夹装。所用纸张较厚,一般在0.2毫米左右,最厚的甚至厚达0.4毫米以上。

 

与卷轴装相比,梵夹装的优点是阅读方便,不像象卷轴装那样舒卷不易。


金陵博物馆·藏品鉴赏|方册经典,阅者便之(图14)

梵夹装图片来源:新疆图书馆

曾有人言:明紫柏尊者以方册代梵荚,阅者便之。

 

可见,书册本的诞生同样是因为此,从现有情况推测,可能早在唐代,俗书已经出现书册本。佛教中书册的出现,则在晚唐、五代。当时出现的书册本,篇幅均比较小,大抵是为了携带方便而特意制作,因此书角一般剪为圆形,以免磨损翘起,内容大多为一些时人认为念诵之后功德较大的经典。


《永乐南藏》今存。据叶恭绰《历代藏经考略》、李圆净《历代汉文大藏经概述》说,"济南图书馆存有全藏"(见《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十册)。
《永乐南藏》是佛教大藏经系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藏经,内容较宋元藏经多近一倍,在佛教文献学和大藏经编纂研究方面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目前国内收藏大约十部左右,其珍稀程度仅次于宋元藏经。从版本学的角度看,明初刻本留存很少,是十分珍贵的古籍版本,在版本学和印刷史上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本文参考文献

[1] 百度百科

[2] 方广錩 《金陵刻经处与方册本藏经》, 中国佛教协会 

[3] [3] 部分文字节选自报恩圣地公众号《一组数字,带你了解报恩圣地的故事》





关注《金陵博物馆》公众号/抖音

在艺术氛围中发现更多美好

万件历史古物,从百元到百万,一次让您看过瘾!


/长按二维码关注/



责任编辑 / 老马

 排版设计 / 彤

藏品:金陵博物馆

部分图片素材来源:网络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大宋文鉴》——盖自古类书未有善于此(图11)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4)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5)

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6)金陵博物馆•藏品故事丨 坐隐斋先生自订棋谱全集(图27)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